我是錢某某 / 待分類 / 男朋友不戴套,然後,我的人生毀了

分享

   

【菜鳥集運查詢香港】男朋友不戴套,然後,我的人生毀了

2020-08-31  我是錢某某

    熟悉的日子又到了,8月13號。

    我的第23個生日來臨。

    但我不想活,也活不下去了。

    遠在重慶老家的母親一大早便打來電話,很興奮地和我聊了半個多小時。

    説她這段時間以來經常夢到我,説給我挑了很久的生日禮物下午就能到,還照舊叮囑我好好吃飯注意身體。

    掛了電話,崩潰大哭。

    母親不知道,我現在從凌晨到深夜,都只會坐在出租屋裏一動不動,呆滯地看着天花板。

    淚眼朦朧中,手機屏幕不時亮起,是朋友們發來的祝福,我實在沒有力氣回覆了。

    幾個要好的朋友還要約我出去,好好慶祝一下我的生日。

    是啊,過生日多好。

    可我不知道,這樣的生日我還能過幾個。

    更不知道,若是媽媽知道我得了艾滋病,會是怎樣的反應。

    朋友們呢,還會不會對我依舊在乎?

    而此刻,毀了我一生的那個人,陪我過了三個生日的那個人,他又在哪裏?會不會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

    他是我的初戀,也曾是我的學長,我們在大學校園裏認識,交往了四年。

    初次見面是在圖書館。

    他搬了凳子坐在書架間看書,我走過去,從他身邊取走了一本《月亮與六便士》。

    從此他成了我的“跟蹤者”。

    那時是冬天。

    每天早上,無論多冷,他都會站在宿舍樓下等着我,手裏捧着熱氣騰騰的早餐。

    我在自習室或圖書館裏看書,一抬頭,總能看見他在相隔不超過三米的地方坐着。

    要到我的扣扣號以後,每天他都會發好幾百條信息。

    告訴我他經歷的雞毛蒜皮的小事、提醒我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對我説他有多愛我、再天馬行空地暢想我們的未來……哪怕我幾乎不會回覆他。

    知道我每個月都會被痛經摺磨得死去活來,他便買了包裝好的中藥液、各種紅糖、紅棗……一大堆東西,通過我的室友送給我,每個月都如此。

    他對我是真的好。

    生在單身家庭裏,自小缺少父愛,又自覺外貌和資質都平平,我一直都是自卑的。

    而且,快二十年來,從沒有一個男生這樣認真地對我。

    於是,我淪陷了。

    我最幸福的一段時光開始了,而悲劇也在慢慢醖釀。

    交往時,他對我一如往昔的好。

    無論是我的學習還是生活,他都很細緻地替我操心。

    很多時候我覺得,他對我好像父親對女兒一樣。

    有一次,我無意間翻開他的高數筆記本,卻看到最後滿滿三大頁都記錄着我生活的點滴:喜歡吃什麼、不喜歡吃什麼、例假期、喜歡的作家和歌曲……

    他比我還要了解我,當時的那種震撼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只記得自己呆滯了幾十秒。

    那幾十秒,我彷彿看到了人間最美的風景,認識了新的他也認識了新的自己。

    很多我隨口説過的話,他都認真地記着。

    替我安排好一切,什麼也不讓我操心。

    擔心我看書學習坐得太久會落下頸椎病,就手抄好幾份保養頸椎的注意事項,讓我貼在常看的書上。

    不許我節食減肥,就拉着我晨跑夜跑。

    做我的天氣預報和穿衣指南,稍有降温就發好幾條消息提醒我加衣……那麼多回憶,現在想起來還是很甜,可以讓我甜出眼淚。

    身邊的朋友戀愛又分手、吵架又冷戰,紛紛感嘆愛情不過如此,我們卻始終像初見一樣。

    經常有人“酸溜溜”地説我找到了一個願意把我當公主寵的人,我表面上從不説什麼,心裏卻滿滿的都是幸福。

    後來他工作了,為了經常見到我,他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儘管離他工作的地方一點也不近。

    我畢業時,他説,畢業是件大事,要好好慶祝。

    於是,他請了假,帶我去黃山玩。

    因為我曾經説過,很想去看看黃山的雲海怪石,再和愛的人一起看看日出。


    正是這次畢業旅行,改變了我們的戀愛生活。

    可惜我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只是看着他細心地打點着行程,然後滿心歡喜地跟着他一起去了。

    白天我們一起爬山,又到處吃喝玩樂,實在是累極了。

    晚上到了賓館,我洗了澡,倒頭便想睡。沒想到,他忽然捧起我的臉,吻密密麻麻地落下,然後含住了我的嘴脣細細吮吸着。

    我不由得大驚,以前他吻我,從來都是點到即止,我還因為這個笑過他可愛。

    他還説,有些事情不到婚後他絕不會做,今天卻這麼反常。

    我想推開他,手腕卻被他緊緊握住。這也是他第一次不顧我的意願做事。

    然後,他把我按在牀上,俯身壓了上去。

    我的身體立刻緊繃,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不由得輕喊了一聲“不行”

    他停住了,一句話也沒有説,只是默默地盯着我。

    一瞬間,他的眼神令我有些陌生。

    我慌亂地把目光移開,轉念一想,我們已經交往了那麼久,他對我那麼好,如今他已經工作,而我也畢業了,美好的未來近在咫尺,還有什麼不可以呢。

    於是,我不再抗拒。

    第二天天還沒亮,我全身痠痛地醒來,卻發現他不在身邊。

    我四處打量,發現浴室的門虛掩着,裏面傳出濃濃的煙味。

    於是,我從牀上爬起來去了浴室,從後面抱住了他的腰。

    鏡子中的我們,一個高大,一個嬌小,十分相配。

    我正看得出神,他卻把我的手拿開,看了我一眼,説要下樓買早餐。

    當時我以為我是看錯了,因為他的眼神裏有着從來沒有過的冷漠和疏離。

    而我光着腳站在冰涼的地板上,他看到了,卻一句話都沒説。

    這讓一向“受盡了寵愛”的我心裏很有些落差,但我當然不會因為這些小事就抱怨他。

    從小,我就不會“恃寵生嬌”,因為害怕辜負甚至失去那份愛。

    快過了一個小時他才回來。

    我向他撒嬌説肚子餓壞了,他沒理我,卻只讓我把藥吃了,我一臉迷茫。

    於是他揚了揚手中那盒藥,我才發現,除了小籠包和粥,他還買了避孕藥。

    這才想起,他昨晚並沒有戴套。

    於是,我一邊抱怨着一邊吃藥,他在一旁看着,一言不發,像對着一個陌生人,我便訕訕地不再説話,心裏忽然就很委屈。

    後來的幾天,他還是冷冰冰的。

    我有點難過,但也想着,可能是他主動了太久,有些累了。

    的確呀,在戀愛中不能總是讓其中一方主動。

    這樣一想,我便什麼委屈都沒有了。

    那麼以後換我主動吧,只要他愛我就行了。

    我們肯定會結婚,擁有温暖的家和可愛的孩子……那時的我,滿心都是幸福與滿足。

    後來,我們同居了,在離他公司近的地方租了間小小的房子。

    瑣瑣碎碎中,浪漫少了,然而我只覺得,柴米油鹽使我們的生活更加有真實感。

    以前,我總是要反覆確認,我所擁有的那份完美愛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比起患得患失的感覺,我當然更加喜歡踏實感。

    我們還是會做愛,他還是不會戴套,哪怕我再三勸説提醒。

    於是,我只能一次次地吃藥。

    有一次我吃藥時,他在旁邊看着,忽然抱住了我,非常緊非常用力,以致於杯子裏的水撒了我們滿身。

    我笑着問他怎麼了,他不説話也不鬆手,足足十分鐘。

    我以為他是覺得總讓我吃藥,對我傷害太大,當時心裏還很欣慰。

    然而幾個月後,我開始總是感覺全身乏力,肚子疼又想吐。

    第一念頭是“不會懷孕了吧”,但又怕不是,於是我週末去了醫院,做了一次全身檢查。

    檢查結果出來的那一刻,我彷彿整個人被擊碎,那張薄薄的化驗單,在我眼中用晴天霹靂來形容都遠遠不夠……

    我確實懷孕了,但與孩子一起來的,還有艾滋病……

    坐在醫院門前冰冷的地上,我崩潰大哭,一遍遍地給他打電話,他沒有接。

    然後我把檢查結果拍了下來,用微信給他發了過去。

    我死死地盯着屏幕,上面一直顯示“對方正在輸入”,卻始終沒有信息發過來……

    幾分鐘後,我發現自己被他刪除了好友,扣扣、微信、微博……也許我是要躺在他的黑名單裏了……

    崩潰至極的我去他的公司找他,卻得知自他帶我去黃山那天起,他就已經辭職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的腦子裏完全沒有概念……

    回到出租屋裏,他的東西還在。

    我像發了瘋一樣把它們都扔了出去,又哭着都撿了回來。

    沒想到在他書架的角落裏,我看到了抗HIV病毒的藥……

    一切都很清楚了。

    現在的我,才覺得以前的自己有多麼幸福,因為我真正地明白了什麼叫生不如死。

    我知道我肯定是活不成了,肆虐的病毒使我經常發燒,全身都痛,從骨頭裏散發出痛感,然而再痛也比不上心痛。

    我絕對不敢告訴母親,我怕她會瘋掉,父親早早離世,我們兩個相依為命這麼多年,我知道對她來説我意味着全部。

    我未結婚生子便得了絕症,只怕母親也活不成了。

    也不敢告訴朋友,我很怕在生命的最後時刻,還要親眼看到他們一個個因恐懼遠我……

    但我也不敢見人,怕這噁心的病毒傳染給別人。

    我有什麼權利去禍害別人呢?

    其實,我最心疼我的孩子,他什麼錯也沒有,卻失去了看一看這個世界的權利,也永遠沒有機會長大成人……

    現在,我只想用一種乾乾淨淨的方法死去,還要想辦法,把我的死會帶給在乎我的人的傷害降到最低。

    當然,我最想在死之前當面問問他,到底這一切是為了什麼……

    有時候我恨他到了極致,為什麼要這麼無情,毀了我的一生卻剝奪我的知情權?

    然而更多的時候我對他還是恨不起來,我心疼他像我一樣經歷着絕望與痛苦的折磨。

    當初他知道自己得了絕症、即將失去擁有的一切時,一定也像我這樣難過到窒息吧。

    我想過很多可能性,也許,他是知道自己要走了,想讓我在另外一個世界陪着他,或者是不想讓我在他走後遇見別的人,開始另外一段沒有他的新生活。

    真是多慮啊,如果他真的要永遠離開我了,我又怎麼會獨自活在這個世界上呢?

    沒有他的世界,可以留戀的東西那麼少,我不會再開始什麼所謂的戀愛,等母親離開後,我一定會到另外一個世界去陪他們,在那裏,我們還可以一起幸福地生活。

    這些都只是想想而已,真實的答案是什麼,也許我永遠都不會知道了……

    然而,我還是不想去怪他。

    我最希望,睡了一覺醒來後,這些事情沒有發生過,他還是我如父如兄悉心寵我的那個“模範戀人”……

    如果是這樣的話,此時此刻他一定已經為我準備好了生日禮物,也許正在對着食譜,做我愛吃的東西……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