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小淺 / 待分類 / 故事||“我來講述二婚男女的私生活,從此...

分享

   

【菜鳥集運查詢香港】故事||“我來講述二婚男女的私生活,從此你不敢隨便離婚”

2020-09-24  豬小淺

    豬小淺丨zhuxiaoqian0214

    01

    何麗和邢剛是朋友介紹認識的。

    她30,他37。一個做財務,一個做金融。專業也算沾一點邊,聊起來的時候有話題。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們都離異,且都有一個剛上學的女兒。

    甚至他們和前任的離婚理由都有點像。何麗是他媽管得太多,而邢剛也是因為和丈母孃有了矛盾,加上年輕氣盛,就這麼離了。

    起初何麗和邢剛是異地。後來,何麗從外地調回來,他們才認真談起戀愛。

    週末約會,平日視頻。何麗能感覺到邢剛對自己的依戀。他希望她能一直在他身邊,他喜歡兩個人安靜親密的小世界。

    可能是因為經歷過婚姻,年齡也大了吧,邢剛的愛情裏少了年少的熱烈與衝動,但有一種別樣的平淡與安穩。

    夏天的時候,何麗的大姨過世了。接到消息的那天晚上,邢剛喝了酒,但他還是陪着何麗趕去大姨家。

    何麗拿車本不久,加上心裏又急,一分神就刮擦了別人。

    對方司機看樣子就不是個善茬。

    她正愁怎麼辦,邢剛就推開車門下去了,他説,我老婆開車不小心颳了你,你那邊怎麼樣?

    對方一會説身體不舒服,一會又説車壞了,擺明了要訛錢。

    邢剛當即報了警。

    那天,何麗一直坐在車裏,看邢剛和司機周旋,和交警交涉。

    一切辦妥了,他才上車,給何麗講以後遇到這樣的事應該怎樣做。

    何麗默默聽着,有種説不出的心安。

    畢竟她也是年過三十的女人,激情不再是戀愛的必需品。她只想在自己力有不逮時,有副肩膀可以讓她靠一靠,停一停。

    外面的世界已經見識過了,她現在渴望的,是一方歸家的港灣。

    02

    但實話實説,離過婚的人,再談戀愛,多少就不那麼純粹了。

    有太多的現實問題摻雜其中,像一片晶亮的冰糖裏混了玻璃碴。

    孩子就是最大的一粒。

    何麗以前看過一句話説,一個有孩子的女人,如果男人不愛她的孩子,即便她愛這個男人,他們可能也會分開。

    反過來,一個女人如果不愛一個男人,但這個男人特別愛她的孩子,她可能也會嫁給他。

    她將這句話説給邢剛聽,邢剛笑了笑,沒説話。

    因為他只想和何麗過兩個人的生活。

    他和何麗説了自己的打算,目前先讓何麗一個人過去跟他住。因為他家是兩室一廳。

    何麗的孩子週末過來,他睡客房。等結婚了,再買個一室一廳,他們獨住,孩子留給各自的父母。

    何麗回答得很乾脆,不行,我們還是算了吧。

    何麗的父親已經過世,媽媽三高一樣不少。

    離婚之後,何麗和媽媽住在一起。帶孩子她一直是主力。如果把孩子扔給媽媽獨自帶,老人肯定吃不消。

    權衡之下,何麗覺得和邢剛沒法走下去。

    03

    何麗提了分手,邢剛當即拒絕了。

    他説,有問題,咱們想辦法解決,沒有馬上就分手的道理。

    邢剛提議説,要不我搬你家去住吧,週末我再回家看孩子。

    何麗還有一套房子,和媽媽在同一個小區。邢剛要是肯搬到她這邊來,問題就解決了。反正離得近,她去媽媽那照顧孩子也方便。

    説起媽媽,何麗對她也是有些怨言的。她和前夫離婚,多少也是因為媽媽。

    媽媽是控制慾特別強的人。爸爸離世之後,她更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何麗身上。大到工作感情,小到穿衣吃飯,沒有一樣不插手。

    當初前夫就是受不了她對他們小生活的各種干涉,引發了一連串矛盾。

    獨身的這兩年,何麗一邊拼工作,也一邊反思着過去。

    所以邢剛提出這個建議,她接受了。

    因為這樣,她至少有個合適的理由,脱離媽媽的“管制”。為此,媽媽對邢剛沒有一點好印象。

    她覺得,是邢剛鼓動何麗搬出去,搶走了她的女兒。

    何麗搬走那天,媽媽對她説,這個男人住女人房子,不行的。

    何麗説,媽,你就別操那個閒心了。我又不是走多遠,就隔一棟樓。

    04

    其實在別人的愛情裏,誰住誰的房子還真是個大問題。

    但何麗和邢剛各自有房,各自有車。工作收入都不錯,誰也不需靠誰來提高生活質量。

    朋友開玩笑説,你倆結婚可真簡單,搬一起就行。

    但何麗和邢剛搬在一起才發現,男女之間,就沒有簡單這一説。

    何麗從前和媽媽住一起,家務做得很少,也不精。做飯就不用説了,一直吃媽媽炒的菜。

    而邢剛對衞生要求特別高,不但家收拾得乾淨,還做得一手好菜。

    邢剛是個不憋話的人,有問題就提出來。他説,兩個人在一起,你不能樣樣不行啊。以後,我做飯,你洗碗,每個人都要分擔。

    何麗覺得刑剛提得沒錯。孩子都大了,可她的生活好像還一直沒有獨立。她一邊厭煩着媽媽對自己的指手畫腳,卻也一邊享受着媽媽給自己的各種便利。

    三十而立,可她家務都做不好。

    然而,兩個性格迥異的人走到一起,也不是洗個碗就能磨合的。

    他們有很多認知都相差得太多了。

    邢剛做什麼都講實際,但太過實際的人,只能叫現實。

    05

    在一起後,每次出去吃飯,何麗都很自然地讓邢剛買單。

    沒過多久,邢剛就問何麗,你什麼時候請我吃飯啊。

    何麗無所謂地説,兩個人在一起,不是應該男的買單嗎?

    邢剛扔出一句,你這是在剝削我。

    何麗聽着,有些不太開心了。他也太過在意了吧。兩個人是奔着結婚去的,現在就這麼斤斤計較,以後還怎麼過日子。

    可邢剛覺得,他已經付出這麼多了,何麗怎麼也該有所回報。

    後來,七夕,何麗送給邢剛一套刮鬍刀,邢剛送給何麗一個口紅套裝。摘開禮物一刻,邢剛脱口而出,我虧了。

    情人節的禮物是該用價格來衡量的嗎?

    於是裂縫就這麼無聲地埋下了,沒人察覺。

    也許,真的是因為二婚吧。那種年少的,不顧一切的衝動,早已乾涸在記憶裏。

    兩個人都在悄悄計算着得與失,都想着對方付出,然後再視對方的付出再付出。

    沒有誰能打破這個惡性循環。

    06

    有時,何麗不知道要怎麼定義邢剛。

    他對她,一定是有感情的。有一次,何麗想看一場演出,可是票已經賣光了。邢剛知道後,馬上找朋友弄到票,從外地趕回來帶何麗去了。

    有時出去應酬喝多了,也不忘給何麗和孩子買零食和水果。

    所以何麗覺得挺矛盾,他喜歡她是真的,但確實也是各種利益權衡之後的選擇。

    何麗沒有兄弟姐妹,二老只剩一位,孩子也上學了。她工作穩定,收入相當。娶她回來,真的沒什麼家庭的拖累與負擔。

    只是,何麗時常不自知的表現出花他錢無所謂的態度,讓邢剛吃不準何麗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而且他漸漸發現,其實他和何麗有着太多的不同。

    微信上,他給何麗轉發金融界的新聞事件。可何麗根本不想看。

    沒錯,她是做財務的,但她也是女人呀。

    她真想邢剛能明白,平常她想他和自己聊聊電影,聊聊八卦。上班已經看夠了阿拉伯數字,她不想下班休息,接着再補充金融知識。

    可邢剛説,你和以前不一樣了呢。

    何麗説,是和你以前想象的不一樣吧。

    沒辦法,大概所有戀愛的人都會給對方想象一個人設,然後在時間裏,慢慢打破它。

    07

    何麗最難受的是,和邢剛在一起這麼久,兩個女兒始終沒有見過面。

    之前,何麗見過邢剛的女兒。她還蠻喜歡的,挺可愛的小姑娘。

    何麗教她怎麼紮好看的髮辮。

    可就因為這件事,邢剛和她生氣了。他説何麗的教育理念不對。現在孩子正是讀書的時候,不該教她愛美,愛打扮。

    何麗不過是想和他女兒搞好關係,覺得他真是小題大做。可邢剛再沒安排她見女兒。

    顯然,他只想何麗做他的老婆,連孩子的後媽都不想。

    面對這樣的邢剛,何麗真的敢把自己後半生綁上去嗎?

    她猶豫了。

    8月的時候,何麗出差。同去的同事病倒了,導致工作量翻倍激增。

    那一個月,真是人仰馬翻的一個月。

    客户催,領導叫,交差的那天,她一個人泡在酒店的浴盆裏不想動。卻在那樣的疲倦裏,很想找個人説説自己的疲倦,很想有個人知冷知熱地靠一靠。

    一衝動,她給邢剛打了電話,説,我們結婚吧。

    邢剛怔了一下,説等一等,你今天怎麼了?

    何麗説,就是想你了,衝動了,想跟你結婚了。

    是啊,女人最疲憊的時候,真的好想找個男人嫁了。

    可邢剛卻説,等你不衝動了再説。

    何麗無奈地笑了,她説,結婚就是需要衝動了啊,不衝動也許就不想結婚了。

    從此,他們再沒提過婚事。

    08

    臨近春節,何麗和邢剛跟着家人,各自回老家過年。

    疫情漸漸成了大新聞。邢剛一直提醒何麗多買口罩,可是那時已經買不到口罩了。

    他們約好初四就回去。臨走前,何麗的女兒突然發燒了,只能留在老家。

    而邢剛一個人早早回去了,他還從老家帶回了幾十包口罩分給朋友。

    何麗這邊已經沒有新口罩,聽説邢剛分口罩,和他吐苦水。邢剛馬上給了她幾個買口罩的資源,但何麗點過去,已經賣完了。

    邢剛説,不會吧,之前發朋友,他都買到了。

    何麗聽了,心裏一空。

    她和他談了這麼久,竟然只是和他的朋友一個待遇,連一點偏愛都沒有,心裏多多少少有了不舒服。

    三天後,孩子的病終於好了。

    邢剛打電話來詢問情況,順便催她快點回去。大過年的,那邊只有他一個人。

    閒聊間,邢剛説起他又買到了100個口罩,分給了他孩子班的同學和老師。

    100個!

    何麗反覆把那個數字看了好幾遍,才相信不是自己眼花。

    這一次,她真的炸了。她質問,你買到100個口罩不知道分我幾個嗎?

    邢剛卻驚訝地説,幹嘛發脾氣?我之前不是發你鏈接了嗎,你不會自己買啊?

    説真的,何麗覺得自己排在他家人後面也就算了。現在連他女兒的老師同學都分了,他也沒有想到她。

    她是真的心寒了。

    這不是錢多錢少的問題,而有心沒心的問題。

    那天,她和邢剛大吵了一架。邢剛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

    他説,你要我什麼都圍着你轉,可你怎麼對我的?現在約好一起回家,我拋下孩子一個人回來了,你不回來算什麼?口罩我發你那麼多鏈接,非要我寄給你才算愛嗎?

    何麗聽得只想冷笑。她説,你説這麼一大堆有什麼用?我根本感覺不到你愛我。

    邢剛沉默5秒,反問,你以為我感覺得到嗎?

    09

    一個口罩,終於撕開了何麗與邢剛的面具。

    是的,他們之間有防備,所以彼此都感覺不到對方的愛。

    兩個人到底説了分手。

    何麗想,成年男女之間的愛情永遠有算計和計較,這是一個成熟女人應有的覺悟。

    朋友知道了她的事,感慨地説,可能是因為你們兩個什麼都不缺,感情才更難成吧。

    何麗覺得,朋友説的也許沒錯。

    她和邢剛努力地依偎在一起,其實只是為了抵擋心理的孤寂,而不是抵禦生活的艱難。所以他們的愛情,總少了些風雨同舟的堅韌。

    在愛情的最初,兩人就都保留了退路,因此他們始終沒有攜手白頭的驅動力。

    第二天,邢剛找何麗道歉。他發來了消息,算是求和。

    何麗知道,他們這個年紀的人,自尊比很多東西重要。肯在吵架後先開口的那邊,已經是做了很大讓步。

    但她真的不知道要不要給邢剛這個台階走下去。

    她一邊懂事,一邊不甘。一邊自立,一邊猶豫。

    這場疫情即將過去,這場愛情即將死亡。

    何麗明白,原諒他,就代表要接納一種新的生活。

    可戲劇性的是,就在前幾天,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孩子已經一個多月。她和邢剛都不想要這個孩子,但邢剛的媽媽再三勸他們生下來。

    何麗真的迷茫了。

    成年人之間的愛情,可能永遠沒法避開算計和考量,何況他們是從失敗婚姻裏走出來的人。

    有時何麗也會想,如果年輕時多點理解少點任性,不是遇到問題就用離婚來解決,是不是現在就不至於陷入這樣的困局。

    作者 | 豬小淺,一個只寫真實故事的老少女。在這裏,你將看到百態人生。讀豬小淺,相信愛。豬小淺 ( ID:zhuxiaoqian0214)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