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體行參菩提 / 待分類 / 張麗斯丨童年如夢

分享

   

【菜鳥集運查詢香港】張麗斯丨童年如夢

2020-11-17  新媒體行...

説起童年,遠去的是一個飛翔的夢,隨着那時的無知逝去了……關於童年的記憶,是斷斷續續的片段,畢竟那日子離我太遙遠了,太遙遠了……

小時候的記憶一直在另一個地方,那是我從小長大的世界,奶奶家是我度假的搖籃,那個小山村給我留下了太多的記憶:在樹林裏摘果子,摘枸杞,用柳條編成花環美滋滋的戴在頭上。上山挖愛吃的好吃的東西,現在都能叫出一堆名字,如“臭蟲”、“海海”、甜草苗”……冬天和小夥伴滑雪溜冰,那時的雪好大呀!人們家房後的雪牆邊的雪就是我們的樂園,我們專門穿光溜溜的塑料底子鞋,從很高的雪堆往下溜,相互攙着、拽着,手腳凍得通紅全然不覺,衣服弄得都濕了渾然不知,奶奶捨不得罵我,回家我把冰涼的腳伸進奶奶早給暖好的被窩,躺在奶奶的懷裏甜甜的進入夢鄉……還記得小姑姑帶着我跟着她的夥伴翻過一座座山頭到另一個村供銷社買東西,欣喜的我堅持走了幾里路一點都不覺得累,幾塊方糖就能把我打發了,而且還樂不可支,小手盤算着能吃幾天。回去的路上唱着歌,聽着樹林裏鳥兒的歡唱,聞着路邊花草的芳香,抬頭仰望藍藍的天,愜意極了!現在我想起真的無限留戀那美好的時光。嚴厲的父親告誡我不能吃奶奶節日裏的食物,但奶奶把好吃的全揹着比我長五歲的小姑姑給我吃了。我是家裏的老大,在家我老得讓着妹妹們,在這裏我才能受到呵護,受到寵愛!那時真不想回家,回家得幹活,捱罵。

開學了,不得不回家了,臨走時奶奶、我娘倆哭成淚人兒,到家了我還哭。媽媽罵我説不想在就回去吧。可總得唸書呀,畢竟是孩子,雖然時時想起奶奶,但幾天後就習慣了,和小朋友、妹妹們打成一片。那個時候我們不像現在的孩子作業多,放學後總是提着籃子去地裏拔菜。記得有一次我兒時的好友騎着自行車帶着我去老遠的南山地裏拔菜,我們膽子真大,騎着一輛沒閘車,我坐在後座胳膊上還挎着滿滿一筐菜,等下很陡的坡時,車子猛烈地搖晃,她控制不住方向,急着喊“下、下”,我縱身一跳,重重地摔在地上,菜撒了一地,好友好不容易停下車,惶惶地跑過來看我,我看見胳膊上的傷口流血不止,放聲大哭,嘴裏還唸叨着千萬別告訴家裏人……

學校搞勤工儉學,我和妹妹們上山摘蓮榛籽兒、撿糞,拿着塑料袋滿山跑,老遠看見都爭着往過沖,現在想起來還是那麼開心。還記得和小朋友們去敬老院菜地裏偷着拔蘿蔔,幾個人分組行動:有的專管“望風”,生怕看地老漢追來,有的專管拔蘿蔔的,有的負責拿上逃跑的,順便還要掐上人家幾根葱葉,弄不利索就讓看地老漢發現高聲吆喝着:“誰家的孩子?”恐嚇要告訴各自的父母,嚇得我們魂飛魄散,急着逃走,邊跑邊回頭看,其實老爺爺根本就沒追,那時的我們忒淘氣了,那個樂勁兒呀真是別提了。

秋天是我們最盼望的季節,因為這時不用再大筐大筐的拔菜,而且我們最高興的是在場面裏看麥垛,幾個小夥伴用媽媽編得最漂亮的果籠裝上蘋果,在月光灑滿大地的時候盡情的玩耍,有時太盡興了早已忘了一切,那管什麼豬呀、雞呀……

兒時是無憂無慮的,感覺新鮮的事物很多,總想去一探究竟。兒時會和很多小夥伴玩如今看起來無趣的遊戲,直至太陽落幕,聽着媽媽遠遠的喊着自己的乳名,時時迴盪在炊煙裊裊的村子裏,才懷着戀戀不捨的心情和夥伴們約定明天繼續。回到家,站在門口輾轉不安的來回遊蕩,想着如何應付因為晚歸父母的責備。

兒時的記憶隨風滑過腦海,不肯多留片刻,只留下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現在的孩子,他們的童年,根本就沒有鳥蛋可玩;也沒有5分錢的冰棒可吃,沒有徜徉大自然的樂趣,更沒有露天電影可看……可能,他們連露天電影是什麼樣都不知道,更別説體味其中的樂趣啦!我記得兒時只要聽説有電影我們別提多高興了,早早催着媽媽吃完飯,把墊子、皮褥子或者小凳子準備好早早的去佔地方,放在最前面,特別是冬天那麼冷我們都會堅持到底。

童年的迴響中,太多的記憶隨風慢慢迎面吹來,撫摸臉頰繼而湧入腦海勾起無數歡樂的回憶……

作 者 簡 介

張麗斯,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化德縣第二小學教師,愛好文學和寫作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