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48533353 / 待分類 / 令狐沖到底更愛小師妹還是任盈盈?

分享

   

【菜鳥集運查詢香港】令狐沖到底更愛小師妹還是任盈盈?

2021-01-07  新用户485...

    與我一起做一個愛學習、願成長的人


    閲讀全文約需8分鐘

    令狐沖到底更愛小師妹還是任盈盈?


    文/晏凌羊

     01 

    喜歡看金庸小説《笑傲江湖》的人,最喜歡問一個問題:令狐沖到底更愛任盈盈還是更愛嶽靈珊?

    我的答案是:這問話裏的愛,是“婚姻的愛”的話,那他當然更愛任盈盈。但若是指愛情的“愛”的話,當然是嶽靈珊。

    小師妹死後,令狐沖大慟。他對任盈盈説道:“盈盈,我對小師妹始終不能忘情,盼你不要見怪。”

    盈盈道:“我自然不會怪你。如果你當真是個浮滑男子,負心薄倖,我也不會這樣看重你了。”

    她低聲道:“我開始……開始對你傾心,便因在洛陽綠竹巷中,隔着竹簾,你跟我説怎樣戀慕你的小師妹。”

    喜歡任盈盈的人,最經常掛在嘴邊的就是她的這種大方,説她一直很得體地陪在令狐沖身邊,給令狐沖緬懷舊愛和處理舊戀情的餘地。

    照我看來,她的得體和大方,大概也都只是故作姿態而已,不然也不至於在與令狐沖濃情蜜語之際,把自己與小師妹在令狐沖心目中的地位做了一番比較。

    一個人慷慨,必然因為富餘;一個人豁達,必然因為自信。任盈盈在愛情中表現得如此豁達,主要還是因為她早已看透看穿了令狐沖的心理,令狐沖每一個內心變化她都瞭然於心。

    她冷靜理智地選定了令狐沖是最佳結婚對象——人夠忠義,武功好,出身清白,被華山派趕出來以後急需認同感。早熟老練的任盈盈,完全HOLD住這份感情。以她的聰慧,掌控與令狐沖之間的關係,自然也是遊刃有餘。

    在她和令狐沖的這段關係中,她才是獵手,而令狐沖是獵物,一步步地,陰差陽錯地,心甘情願地,落入她早已經編織好的網。她一直都知道,令狐沖早晚是她的。

    《笑傲江湖》的結尾處,是這麼一段:

    (任盈盈)説着伸手過去,扣住令狐沖的手腕,嘆道:“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終身和一隻大馬猴鎖在一起,再也不分開了。”説着嫣然一笑,嬌柔無限。


    金庸用詞也是很講究的,光“扣”和“鎖”這兩個動詞,就已經暴露了任盈盈的內心。

    每次看到這一句話,我都覺得很不是滋味。至此,令狐沖已全然成為了她的囊中之物,她成功收網了。

    任盈盈是非常理想的結婚對象,可令狐沖心之所繫的,一直是嶽靈珊。

    書中有以下幾段:

    四下裏萬籟無聲。少林寺寺內寺外聚集豪士數千之眾,少室山自山腰以至山腳,正教中人至少也有二三千人,竟不約而同的誰都沒有出聲,便有人想説話的,也為這寂靜的氣氛所懾,話到嘴邊都縮了回去。似乎只聽到雪花落在樹葉和叢草之上,發出輕柔異常的聲音。令狐沖心中忽想:“小師妹這時候不知在幹甚麼?


    要知道,當時令狐沖跑去少林寺,是去營救生死未卜的任盈盈的。

    這日清晨起來,只見嶽靈珊的墳上茁發了幾枚青草的嫩芽,令狐沖怔怔的瞧着這幾枚草芽,心想:“小師妹墳上也生青草了。她在墳中,卻又不知如何?”


    當時,任盈盈大美人就陪在他身邊。

    全書快結尾時,令狐沖在江湖上已然聲名遠播,他和任盈盈一起再次上華山。

    在一間廢棄已久的小屋內,滿滿的擺放着一堆布娃娃,木馬,小狗,都是他小時候為了討小師妹歡心做的。看着這些玩具,他不禁又落下淚。

    有時我翻開《笑傲江湖》,只是為了看這幾段。每當看到這裏,總覺得黯然神傷。

    在所有令狐沖面對小師妹的情節裏,金庸一筆寫盡了所有的深情與温柔。

      
    跟任盈盈在一起的令狐沖,始終是循規蹈矩的。他跟任盈盈説過的最肉麻的話,也無非就是“你是婆婆,我是公公,咱倆公公婆婆,豈不是……”以及“你這樣美麗,到了八十歲,仍然是個美得不得了的小姑娘。”

    兩個人若是今後在一起,任盈盈應該也不會調皮到讓令狐沖幫她畫眉,夫妻倆估計只能“你吹簫來我撫琴”。旁人見了,大概只覺得“逼格高”,卻不會覺得這種生活有啥煙火氣。

    嶽靈珊是你我身邊那種最普通的小姑娘,去到江湖上也是個無足輕重的人物,但是,她有着“很煙火氣”的一面。或許,也正是這種江湖人最缺的“接地氣”,讓她也擁有了不可替代的魅力。

    嶽靈珊出生在一個看起來很正常的家庭,身處一個看起來很正常的門派。在遇到林平之之前,她身邊也都是些正常人,所以,她身上往往帶着一種世俗的熱鬧、體貼的温暖和瑣碎而誘人的生活氣息。這大概也是她最能吸引令狐沖的地方。

    令狐沖一直很想回到華山派,就是因為他嚮往那種庸常的、一切可控的、充滿煙火氣的生活。

    偏生小師妹對林平之的愛情執念如此之深,而這種偏執大概也是源於她內心深處的純善。因為憐憫,因為懂得,她才能捨身處地得去理解和體諒林平之。在她那裏,不管林平之變成什麼樣,都是情有可原的。

    也正是如此,我總覺得令狐沖跟小師妹更像是一類人。

    他們師出同門,接受的教育一致,十六七歲前形成的價值觀也一致,只可惜令狐沖對感情向來被動,不懂“撩妹”技巧,又愛喝酒又愛交友,小師妹才被林平之捷足先登。

    嶽靈珊讓令狐沖體味到了“得不到”和“已失去”的雙重痛苦,但我們不難看出,令狐沖對小師妹的愛,是發自肺腑的愛,那是一種發自本能的、感性的愛。

    而他對任盈盈起初多是報恩和敬愛,兩個人在出生入死中才發展出感情來,這種感情是理性的。比起小師妹,任盈盈確實是令狐沖最好的選擇,何況他根本沒得選擇。

    任盈盈作為一個可以説基本沒什麼缺陷的女主角,許多人覺得她“假”。的確,她就是“假”,她對令狐沖的作用就是給他安慰、帶他脱離痛苦的泥沼。她是他治療“得不到”和“已失去”的良藥,是他“失之桑榆”後收入懷中的“東隅”。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講,任盈盈是一個幾近完美的人設,所以我並不討厭她,只是單純地喜歡不起來。

    這種高度理想化的人設,承載了男人們對未來婚姻美好的期許,她是理性、欣賞、懂得、包容、能成就男人的完美妻子,但是,她真的完美嗎?

    我覺得她就像是一款巧克力,甜味那麼純正,但難免,想起來就讓人起膩。

    人們走入婚姻,為的就是這份甜。而人們追求愛情,為的卻是那份“甜中帶澀”。這種感覺,令狐沖只在小師妹那裏嚐到過。

    聽見小師妹唱着福建採茶歌下山時的心如刀絞,在嵩山上重遇小師妹時猶恐相逢是夢的戰戰兢兢,為博紅顏一笑的緊張惶恐,小師妹去世時整個世界像是塌陷了一般的心如死灰……這份面對心愛之人手足無措的少年情懷,就是令狐沖嚐到的“甜澀”。

    最純正的愛情,恰恰是這樣無法自控的,也是無法像任盈盈一樣步步為營去預料和設計的。

    我之所以斷言令狐沖更愛小師妹(這裏的愛,指的是狹義上的愛情),是因為我相信:沒有一個人類,不愛自己那些已逝的青春。

    現實中,純粹的愛情是很少的。
    我們越成熟,純粹愛情的衝動也就越少。長大以後的我們所講的愛,大多是一種廣義上的“愛”,抑或説,我們講到愛,更多講的是一種人生哲學、一種處世態度。

    我們的內心已經廣闊到不會再只關注一個人的悲喜,不會再和年輕時那樣可以為了一個人去死,而只是想找到一個世俗意義上更合適的自己人,然後跟TA一起好好走下去、好好活到老。

    亦舒在《玫瑰的故事》裏寫的:
    “人們愛的是一些人,與之結婚生子的又是另外一些人。”我覺得這話是對的。

    即使人還是那個人,但“婚前的人”和“婚後的人”,其實也可以算作是兩個人。愛A,但是與B結婚生子,這大概就是人生實相,也是大部分人的命途。

    也正因為如此,人們發明了一句話:縱使舉案齊眉,到底意難平。

    “小師妹的墳頭,已經長草了吧?”

    令狐沖説這話的時候,身邊其實站着花容月貌的“江湖名媛”任盈盈。他那些青澀的歲月和無法言説的愛戀,都隨着故人埋進了黃土中。

    我們每個人若是有機會站在這樣一座墳冢前,是不是也會感覺連自己也都埋入了過去?而活在世上的、站在墳前的,只是萋萋離離的青草。

    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相比小情小愛,旺盛的永遠是它們。

    全文完

    歡迎分享或轉發

    這是最好的鼓勵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