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讀紅樓 / 待分類 / 紅樓夢裏的大丫鬟,不如襲人賢不如晴雯俏...

分享

   

【菜鳥集運查詢香港】紅樓夢裏的大丫鬟,不如襲人賢不如晴雯俏,卻陪賈寶玉到最後

2021-01-13  少讀紅樓

大觀園可謂是女兒國。女兒們風姿綽約,儀態萬方,黛玉仙,探春敏,湘雲憨,惜春冷……

小姐們風采逼人,丫鬟們也毫不遜色,襲人賢,平兒俏,晴雯勇,紫鵑慧……這一個個美麗的女兒,讓大觀園流光溢彩,宛若世外仙境。

但唯獨有一個丫鬟,你好像很難用一個詞去形容她,你好像也不是那麼容易記起她。她就是麝月,一個面目模糊的大丫鬟。

麝月是怡紅院的一等丫鬟。

提起怡紅院的丫頭們,我們首先想起來的是温柔和順的襲人,是風流靈巧的晴雯,是野心勃勃的小紅,是天真爛漫的芳官……而麝月呢,也許會出現在你的腦海裏,但當你搜索記憶時,卻想不起她的名字。

麝月就像我們上學時班裏最普遍的大多數。成績不是最好的,才能不是最突出的,也不是最調皮搗蛋的……他們不會引起老師的注意,也不會引起其他同學的關注,大多時候都是默默無聞,悄無聲息的。

若干年後,回想起來,也只剩下些模糊的影子。

麝月是賢良的。

元宵節晚上,襲人生病卧在牀上,晴雯、秋紋等都尋熱鬧去了,只有麝月一個人在燈下抹骨牌。

寶玉見狀,問她,你怎麼不去?麝月道:“都頑去了,這屋子交給誰呢。那一個又病了。滿屋裏上頭是燈,地下是火。那些老媽媽子們,老天拔地,服侍一天,也該叫他們歇歇;小丫頭子們也服侍了一天,這會子還不叫他們頑頑去。所以讓他們都去罷,我在這裏看着。”

短短的幾句話,可看出麝月心思之細膩,考慮之全面。她的賢良不亞於襲人。只是襲人生病時,她的賢良才得以表現得淋漓盡致。

其實,如果仔細搜尋,也能在尋常生活中感受到麝月的賢良:寶玉過生日時,晚上林之孝家的來巡查,教訓了一篇話,晴雯説林之孝家的是吃醉了來排揎她們,麝月卻能夠站在對方的立場上考慮,説她也是好意,怕出了問題;晴雯生病時是麝月不辭辛苦,忙前忙後照料;晴雯補雀金裘時,也是麝月守了一夜,在一旁幫着拈線。

麝月的賢良不顯山不露水。眾人也都拿她和襲人相提並論,寶玉説她公然又是一個襲人,王夫人説她和襲人笨笨的,倒好。

是呀,麝月就是襲人調教出來的。襲人之賢,人所共知。麝月似乎沾了襲人的光,對她的誇讚多是她很像襲人。

只是珠玉在前,麝月很難超越襲人。她不像襲人那般心裏眼裏只有一個寶玉,不像襲人那般處心積慮想做姨娘。這對於她來説,就是一份工作,只需盡心盡力做好。

所以,提起來賢良,眾人想起來的是襲人,而不是麝月。

麝月是平和的。

大觀園的女兒們活潑生動,自有少女的嬌俏。可麝月的情緒似乎並無太大的波動,她沒有大喜大悲,總是平和。

晴雯與寶玉撕扇子取樂,麝月過來勸,誰知寶玉奪了麝月的扇子給晴雯撕。晴雯一下就撕成了幾半。

麝月竟沒有生氣,她沒有臉紅脖子粗,沒有氣得跳腳,甚至她的語氣也無波瀾,她只説道:“這是怎麼説?拿我的東西開心兒。”“既這麼説,就把匣子搬了出來,讓他盡力的撕,豈不好?”

有些鬱悶,有些不滿,最大的表現可能只是提高了聲音。最後一句“我可不造這孽。他也沒折了手,叫他自己搬去”,隱隱透露出她的氣惱,卻也被晴雯的笑沖淡了。

墜兒偷了平兒的鐲子,晴雯知道後, 氣得蛾眉倒蹙,鳳眼圓睜,雖在病中,卻不能忍耐,到底把墜兒叫到跟前,一邊罵,一邊用一丈青向墜兒手上亂戳。

可麝月知道後不過説:“這小娼婦也見過些東西,怎麼這麼眼皮子淺。”罵是罵了,但麝月情緒並無波動,她不生氣,不惱怒,只是順着平兒的話,客觀評價一句。

麝月有種置身事外的平和。她能輕易將事情與自己剝離開,似乎不會因外事外物影響到自己的心情。也正因為此,麝月是吵架的高手。

吵架時,人總是會被情緒帶跑,會失去理智,會胡言亂語,會口不擇言,也會被氣得啞口無言。可是,麝月不會。

麝月的高光時刻,便是那兩次吵架,她伶牙俐齒,似乎與往日不同,但似乎又沒有什麼不同。

晴雯要攆墜兒出去,結果被墜兒的媽抓住了話柄,晴雯急紅了臉,説:“你在老太太跟前告我去,説我撒野,也攆出我去。”

反而是麝月出場,三言兩語説得那媳婦無言可對。不像晴雯吵架時,情緒先行,衝動莽撞,麝月極是冷靜有條理。

先説,叫寶玉的名字是老太太吩咐過的,只為好養活;再説,她們是常回老太太、太太的話,都是直呼“寶玉”的,把那媳婦誣晴雯的話駁得乾脆;最後説,那媳婦地位低,只在三門外伺候,不知裏面規矩。直説那媳婦不知禮,行事無規矩。

有理有據,説得那媳婦氣焰熄了,賭氣而去。

麝月吵架是一絕,但她絕不會輕易吵架,她吵架也從來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平息糾紛;她也從不咄咄逼人,得理不饒人。

也因此,提起口角伶俐,眾人首先想到的是晴雯,而不是她。

其實,她才是真正的牙尖嘴利!可因着她的平和,她並未因此而得罪人,也並未因此而顯名,在一定程度上,也避免了樹敵。

麝月的平和,讓她在很多時候都隱於眾人,若不留意,可能就忽略了她。

麝月的身上沒有明顯的標籤,她不如襲人賢良,不如晴雯貌美,不如鶯兒手巧,不如司棋剛烈……她平和而低調,終成為大觀園裏面目模糊的大丫鬟。

可是麝月雖平凡卻不平庸,她雖沒有樣樣拔尖,但勝在中正平和。

最終,麝月陪寶玉走到了最後。

作者:楚宛,本文為少讀紅樓原創作品。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